心情點滴類 文章

這兩天反年改團體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又成為大家討論的焦點。

感謝友人J先生給我靈感寫這篇文章,這位友人與我同是社會主義和切格瓦拉的信奉者,他也住過古巴。

我在大學時期開始信仰切格瓦拉,並且喜歡搖滾樂,關心社會運動,自詡為左翼青年、進步青年。只是後來就不小心當了律師。
當了律師之後,好像寫甚麼文章都一定要用法律的觀點去討論,不能用社會運動、進步青年的角度來討論,實在是不舒服啊~

這裡,我們先不管到底有沒有違法,就讓我用進步左翼青年的角度來討論反年改抗爭行動吧。  我要說的是,反年改抗爭,了不起!!是台灣近代最了不起的社會運動。

記得學生時代看了很多遍的「聲音與憤怒」一書,第一頁就引用了The Clash樂團的 一句話「未來尚未命定,你要主動掌握世界,還是接受別人的控制?」
面對不公不義的政府,就應該勇敢地衝撞體制,這完全符合進步左翼青年的思維啊~而這些反年改的老戰將,不就是在衝撞體制嗎?十分的有種!
很多人說他們為了自己的私益,但是哪一個社會運動和抗議不是為了自己的私益呢? 所有的行政行為和法令本來就是私益與公益之間的衝突協調,而所有的抗議都是針對行政行為和法令所做的啊!

看了電影一級玩家,很多人看完都會很有心得,寫在臉書上,我也來寫一篇。

電影就是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交錯陳現。我滿喜歡這類的科幻片的,但是這部片感覺更像動作片,不是我喜歡的那種科幻片,我喜歡的那種,你會分不清真實和虛幻,讓自己有一種暫時離開這個現實世界的感覺得科幻片,像是科幻小說家菲利浦·狄克作品改編的很多電影,都有這種感覺。

但一級玩家也是好看,反應了一個現實問題,現在很多宅男宅女都很愛玩遊戲,活在網路的世界,這樣發展下去,未來的世界會不會就像是一級玩家裡面這樣呢? 大家都藉由遊戲和網路交朋友。整個世界變成一個巨大的虛擬世界呢?

我本身是不喜歡玩遊戲,但是卻是臉書的重度使用者,其實臉書也是很像電影裡面的綠洲,大家都聚集在這,社群網站本身就是一個虛擬世界,包含以前的BBS時代,裡面的人都不認識,有些覺醒青年和鄉民就很喜歡罵人之類,或是在上面辯論政治,但是通常這類人就只會活在網路的世界,現實世界你會看到他又是另一種人,過著比較宅的生活。

最近看到一個詞,O2O,線上轉線下,也可以解釋成線下轉線上,我思考以後覺得我的人生,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是奉行這樣的作法啊。雖然我現在是臉書,以前是BBS的重度使用者,但是我從來不會只活在虛擬世界中。而是不斷地將虛擬和實際生活作結合的人。

身為一個男性,一定會有男性的興趣,所以我平常晚上空閒的時候最喜歡..............研究戰爭歷史。
對於二戰、八年抗戰、國共戰爭,都喜歡研究研究,也算是一點不能跟朋友和女生分享的小嗜好。

這兩天網路一堆有關納粹的文章,很多我看都是老調重彈,但我看到一篇網路文章寫到「納粹崛起的時空背景是:經濟崩壞、權貴壟斷財富、鄰國武力威脅,這些狀況,有沒有很眼熟...?」

我是眼睛一亮,心有戚戚焉,沒錯,真的跟台灣現在很像喔,而且大家比較不知悉的是,當年納粹興起的時候,德國最大的政黨是社會民主黨,而那個社會民主黨就是現在的社會民主黨,是一個非常老牌的政黨,跟國民黨一樣老牌。

納粹是新興的政黨,全部政治人物都非常的年輕,而且主打的就是年輕有活力。當時德國很多老人都支持社會民主黨,社會民主黨被視為政治上的保守派,主張和鄰國和平相處,想要解決經濟困境卻無能為力,而納粹的宣傳則是受到年輕族群的支持,大部分年輕人都支持納粹,並且期待納粹可以改變德國現狀,把經濟搞好,把主權提昇,而納粹後來也真的實現了喔,真的「改變成真」。

那時候納粹還成立青年團,吸引年輕人加入,年輕人都以加入納粹為榮呀,一付非常有活力有朝氣的樣子。很多老人不喜歡納粹,但是家裡的年輕人會跟老人說,希望老人要投票給納粹呀~~~

希特勒和蔣介石都被評價為獨裁者,以往看過很多蔣介石的歷史資料,包含許多私人行為習慣,總覺得獨裁者都一個樣,之後再了解希特勒的私生活之後差點沒昏倒。

蔣介石的生活非常的規律,標準的軍人,早睡早起,每天做的事情流程都一樣,比方早上幾點起床,起床後運動到幾點,幾點吃飯,幾點去哪...等,非常的有紀律,不菸不酒,飲食清淡,很注重養生,在與宋美齡結婚後男女關係就非常單純了。

而希特勒不但不菸不酒,而且吃素,男女關係也單純,一直到死前才結婚,結婚前只有一個性伴侶。(有哪個獨裁者性伴侶很多? 毛澤東,毛澤東上床過的女人應該比土豪哥加李X瑞加起來還要多我覺得~)

但是希特勒不是軍人出身,所以他並非像軍人那樣有紀律,很多史料記載他很有紀律,這是不正確的。

首先,希特勒很晚睡,而且長期有失眠困擾,他的胃也不好,希特勒的醫生為了治療,開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藥給希特勒,有一些藥物在現在根本是管制藥物,也就是毒品,沒錯! 希特勒有使用毒品。希特勒為了治療失眠,所以長期使用巴比妥鹽,這種藥物當時剛剛由拜耳公司研發上市,是一種強力鎮靜劑,比甚麼FM2還要猛,就像現在的紅中、青發之類的毒品。

我記得去年初去泰國清邁,我們一行五人就我沒有國外居住的經驗,其他人有人會英文有人會泰文。那時候去玩一個叫做叢林飛索的東西,在樹林裡面用一根繩索飛來飛去,這是有危險性的運動所以有兩個當地教練隨隊。去樹林的途中卡車上大家聊天著,一個教練中文講得很好,另一個教練胖胖的神經兮兮的猛耍寶,他只會講一點點中文,感覺他中文、英文、日文都會一點點拼湊著用。路上聊天聊一聊不知道誰開始提議唱歌,會泰文的朋友開始唱泰文歌,教練們很開心,中文很好的教練也會唱一點點中文歌,唱了大家很有共鳴,我則貢獻一點粵語歌教練也會唱。音樂是國際語言呀。但是胖胖的教練對中文歌就不熟了,無法融入我們。

後來在樹林裡面飛來飛去快結束了,我忽然聽到胖胖的教練在哼熟悉的旋律(還是主歌不是副歌),我覺得太耳熟了,心理一直想,最後想起來,這不是X JAPAN的Tears嗎?於是等活動結束我馬上跟胖胖的教練說「X JAPAN」,他也開心的說「X JAPAN」,之後回去的路上我們兩個大聲的哼X JAPAN的歌,全部人都不知道我們在唱甚麼,問是哪一國的歌,我說「日文歌」,真是音樂無國界,我和一個泰國人兩人共同會哼的歌居然是日文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