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玩家觀後感

看了電影一級玩家,很多人看完都會很有心得,寫在臉書上,我也來寫一篇。

電影就是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交錯陳現。我滿喜歡這類的科幻片的,但是這部片感覺更像動作片,不是我喜歡的那種科幻片,我喜歡的那種,你會分不清真實和虛幻,讓自己有一種暫時離開這個現實世界的感覺得科幻片,像是科幻小說家菲利浦·狄克作品改編的很多電影,都有這種感覺。

但一級玩家也是好看,反應了一個現實問題,現在很多宅男宅女都很愛玩遊戲,活在網路的世界,這樣發展下去,未來的世界會不會就像是一級玩家裡面這樣呢? 大家都藉由遊戲和網路交朋友。整個世界變成一個巨大的虛擬世界呢?

我本身是不喜歡玩遊戲,但是卻是臉書的重度使用者,其實臉書也是很像電影裡面的綠洲,大家都聚集在這,社群網站本身就是一個虛擬世界,包含以前的BBS時代,裡面的人都不認識,有些覺醒青年和鄉民就很喜歡罵人之類,或是在上面辯論政治,但是通常這類人就只會活在網路的世界,現實世界你會看到他又是另一種人,過著比較宅的生活。

最近看到一個詞,O2O,線上轉線下,也可以解釋成線下轉線上,我思考以後覺得我的人生,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是奉行這樣的作法啊。雖然我現在是臉書,以前是BBS的重度使用者,但是我從來不會只活在虛擬世界中。而是不斷地將虛擬和實際生活作結合的人。

大學的時候,我玩校內的BBS,因為那時候喜歡搖滾樂,後來就成立一個華人搖滾板,之後和水晶唱片合作在板上團購,藉由團購我又認識很多朋友,最後志同道合之下成立東海搖滾音樂研究社,並且舉辦很多活動,因而認識很多搖滾名人,比方當時因為辦活動認識  閃靈Freddy(現為時代力量立法委員),而一直到出社會之後,我還有在國際特赦組織的活動上和他見面過幾次,後來幾年前還有找他來東林扶輪社演講勒。

(這邊要岔題一下,國際特赦組織雖然立意良善,但是對於西方歐美國家侵害人權的事情卻不聲援討伐,我認為是一個不公正的機構。時代力量的另一個要角 黃國昌,我和他的人生也有短暫的交集,就是我大學的時候上過他一個學期的民事訴訟法,那時候他才剛回國,沒甚麼人認識他,幸好我過關沒有被當。說起來人生緣分也是奇妙。)

後來,我出社會了,BBS也開始衰退了,只留下最大的PTT,但我不常上就是,因為現在有臉書了,我成為臉書的重度使用者。也成立粉絲頁,還有一些社團,常使用臉書的功能舉辦一些活動

我記得四年前吧,我第一次在台灣上媒體,那時候很多不認識的人加我為臉書好友,有些我覺得年齡相同氣場相同的人,我會約來派對活動或是唱歌活動,甚至是私約。但是我發現約成功的機會不高,因為他們會覺得我們只是網友。我約他出來很奇怪。(但是是他自己要加我的啊,比方年輕正妹主動加我,然後我第一次想要約她出來參加活動,她就不出來或是不理我,那我會覺得很奇怪,不是你主動加我的嗎?那當初幹嘛加我啊?!?!)

類似的情況,是有出現,那是因為我的思維和那些人不一樣,我的思維就是, O2O,網路是一個虛擬世界,也許可以滿足很多人的開心,和填補寂寞,比方在遊戲中交朋友,在臉書和網友聊天,但是不管怎麼樣,終究是要回歸現實世界,這樣的網路交流對我來說才有意義。

比方本來是網友,後來一起出來參加活動,不管是娛樂聚會或是政治活動。 或是有法律案件委託我,這樣對我來說,這個網友也才有意義,我一直是這樣想的。網路虛擬世界,只是協助你拓展你真實世界的能力極限,去認識更多的人,和更多的人維持關係。但是如果最終無法回歸真實世界,那終究是虛幻無意義。

這一直都是我的論點,也是我看了一級玩家後的感想,只是更加印證我的論點。虛擬世界儘管有趣,也不能遺忘真實世界,人終究是要回歸現實的。
但是有時候想想,我的真實世界也和虛擬世界很像啊~ 常覺得我的人生就是一場 RPG遊戲,人生online,充滿了驚奇,一個人用甚麼樣的生活態度就會決定自己過著甚麼樣的人生。

從一開始的等級很低新手村,慢慢練功,大學時代就因為搞社團認識一些搖滾名人,後來拿到碩士,考上律師,開始在社交圈走跳,認識越來越多人,進而參與政治,參加扶輪社,又認識更多的名人,並且在社交圈認識越來越多厲害的人,擔任許多社會矚目事件的義務律師,得以第一手的看到這些新聞事件發展。最後和許多名人在人生中有或多或少的交集。感覺就是一場真實的RPG遊戲啊。

而未來會怎麼樣呢? 沒有攻略本,一切是個謎,就樣一級玩家中拿彩蛋的過程,一切就努力並且摸索了喔~搞不好有意外的驚喜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