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官司、上法院要找律師嗎?關於民事訴訟律師強制代理

我已經連任兩屆的台北律師公會候補理事,我兩次都是獨立參選台北律師公會選舉,在選舉過程中,包含現在台北律師公會,還有之後的全律會,有些候選人提到律師強制代理制度。

其實我第一次參加台北律師公會選舉就努力推廣這個概念,現在越來越多律師提到,我深表支持。

所謂律師強制代理指的是民事案件,因為民事訴訟的基本原則是 處分權主義,辯論主義,與刑事訴訟強調職權進行很不同,也就是說,法官站在中立第三人理論上必須公正,在法庭上不能偏袒任何一邊,但是因為刑事訴訟有公益性,法官必須主動調查清楚,所以常常看到法官非常認真地主動調查事情真相,這與民事訴訟不同。
民事訴訟就是雙方當事人的私權利糾紛,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法官來做判斷,理論上法官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依據民事訴訟法的設計也是這樣,只是法官可以行使闡明權,稍微提示一下,只是現在實務上,很多民事訴訟當事人不請律師,全部都依賴法官闡明,好像整個國家社會都對不起他一樣,好像所有人都有義務免費回答他問題,法官在法庭上要幫他主張,不然就是對不起他,這是台灣日常,一天到晚上演。
實際上這些不請律師的民眾根本不瞭解法律設計的真義。不管有沒有繳裁判費,民事法院就是一個公正第三人,沒有任何義務幫你主張權利,否則他的立場就不公正,如果他今天可以幫你主張,明天是不是可以幫對方主張?
所以民事訴訟,包含事實提出、起訴狀撰寫、請求權基礎、法律適用、詰問證人,都是雙方當事人要自行搞定的,法院不告不理,依據當事人請求範圍做判決,制度本身是這樣設計的。

但是這些東西都是需要專業,許多當事人不請律師自己寫的狀子跟鬼畫符一樣,連字都沒人看得懂,更何況上面的法律主張。所以才會需要專業律師幫忙協助。
如果是這樣,如果一方有律師,一方沒有律師,那對沒有律師的一方就不公平了,但是法院也不能因為這樣的不公平,去幫沒有律師的一方,因為我講了制度設計就是法院必須要公正。
如果是這樣,我們在設定某些條件下,強制民事訴訟一方必須要請律師,那就相當合理了。
如果是經濟弱勢,可以申請法律扶助。

很多人覺得這樣是圖利律師,如果照這類的邏輯,那醫療法、醫師法是圖利醫師嗎? 照理說醫療行為應該任何江湖術士都可以做,這樣才不會有圖利醫師之嫌,如果這樣的論點你能接受嗎?

其實強制律師代理,不但不是侵害民眾,反而是保護民眾。這就讓我想到一件找我諮詢的案例。

這位民眾A因為一些與鄰居間的民事糾紛,來找我,說他之前被告,敗訴了,現在要被對方強制執行,他很不高興,A當初沒有錢請律師,現在有籌到錢了,想要反告對方另一件事情,所以來找我。

我看了A的前案判決,發現他一審判決後並沒有上訴,所以判決確定了,接著我看判決理由,發現他現在新要提告起訴要主張的請求權,訴訟標的雖然和之前的案子不一樣,任何人聽起來都覺得是不同的案件,但是他前案的理由中已經就這個爭點討論的非常深入,而且對方有律師已經對此爭點爭執,前案爭執的焦點已經涉及到後面這個案子的重要爭點了,而且法院也有充分的聽取雙方的意見,並且對這個重要爭點在理由充分論述,最後對前案法官認為我這個A民眾沒有理由而判敗訴。

其實這對A是不公平的,因為他前案完全沒有寫補充理由狀子,狀子就隨便寫一寫,開庭也亂講一通因為他沒有請律師(很多民眾都以為自己很厲害很懂法律,所以民事案件不請律師,但是其實他覺得他在法庭上雄辯淘淘,我們法律人聽起來就是完全不行,只有他自己自爽)

但是對方有請律師,所以就屌打這位A民眾,他當然敗訴。

最後,我跟他說你這個爭點在前案已經審理過,所以會產生爭點效(可以查閱民事訴訟法教科書就知道我在說甚麼),在後案中敗訴的機率非常高。民眾A當然不解,表示自己現在有錢可以請律師好好打一打官司。為何不能打?

但是問題是,這個爭點我看前案就已經審理過了啊,已經有爭點效了啊,已經來不及了,我問他你之前為什麼不請律師呢? 之前為什麼不上訴呢? 為什麼不上訴請律師呢?他就說當初沒錢 云云。

現在告來不及了啊。當然我後來不接這個案子,我轉介給其他律師,請他去問看看其他律師的想法,民眾也沒有去問其他律師。

我就在思考,如果民事訴訟採取律師強制代理,這個案件可能就有完全不同的結果,因為不論如何這個民眾A是否有錢,如果他在前案就被國家強迫必須要請一個律師,那對方提出那個重要爭點的時候,雙方可以在武器平等的情況下充分辯論,也許他前案就不會輸了,如果他在前案不輸(或是至少輸也輸的心服口服),後面這個案件贏的機率也就很高了。

不像現在A民眾想要再請律師告,也沒有機會了。所以強制律師代理並不是在限制民眾的權益,而是在保護民眾的權益,以免民眾後悔莫及啊。

歡迎追蹤 張宸浩律師 LINE@公眾號,你可以打開你的手機LINE軟體,按加入好友→搜尋→ID 並輸入@ncd2993y,就可以追蹤我的LINE@。 我不會常發訊息,如果發訊息通常是跟你說我在哪邊有公益免費法律服務你可以來諮詢。

張宸浩律師,97年律師高等及格,12年律師經歷,開庭次數上千次,法學碩士(刑事法專業),所有案件仍親自辦理寫狀開庭、台北市選舉委員會委員、台北律師公會候補理事、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審查委員及扶助律師。

其他資料上網google就可以查到,歡迎您攜帶相關資料來與律師詳談,我們會以熱誠、專業和同理心為您解決問題。
預約電話0955512092 ;line:@ncd2993y (點我立即諮詢)
事務所位於台北車站附近館前路34號11樓,交通方便,懷寧街有停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