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李敖

李敖一聲影響了無數人,當然也包含我。所以稱之為思想家也不過分。

公元2000年的總統大選,李敖代表新黨參選,一時掀起一股李敖熱潮,李敖的書籍也再次雨後春筍的出版。我當時是一個大學生,和現在每天查資料、寫狀子、研究案件的生活相同,我大學的時候就很喜歡跑圖書館。但是都不是看本系的書,而是找一些我喜歡的課外書來看。

所以那時候看了相當多李敖的書,有時候我早上翹課不去上課,就在家裡看李敖的書。李敖擅長用歷史故事來寫當代時事評論短篇,這和現在許多網路短評文有點像,可說是先驅。

也可以說是時勢造英雄吧~ 跟現在覺醒青年沒膽屁孩不同,李敖當時在戒嚴時代就有膽和當局對抗,以至於入獄,也因為那時候有膽的人不多,所以李敖的書籍得以越禁越賣,大家越想買來看。與現在一堆人罵蔣公,根本不值錢,有天壤之別。加上當時沒有網路,因此李敖的做學問和用功,得以讓人已難得的管道吸取知識養分。

我也是從李敖的書籍認識到切格瓦拉這個人,當時台灣沒幾個人認識切格瓦拉,很多年輕人也不知道,與現在不同。從此我不斷鑽研切格瓦拉思想,也影響了我的後半生。

李敖一生反美,親中,支持兩岸和平統一,支持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也與切格瓦拉思想不謀而合。

李敖曾經擔任過立法委員,那時候大選舉區制度下,他得以在台北南區順利當選,進了國會之後,常常跟國防部長李傑針鋒相對,還摸王世堅的屁股,讓我印象深刻。最居功厥偉的是,李敖反美,因此反軍購,主張美國應該免費提供武器給台灣,甚至不惜放瓦斯來擋軍購,令人佩服。還有罵民進黨某一女性立委醜八怪,令人印象深刻。

只可惜在選區改制成小選區後,李敖就沒有當選的空間了。

說到選舉,李敖也因為選舉和新黨有過恩怨,甚至在節目上批評新黨,讓我不是很諒解,不過既然是往事了,李敖又已經離我們遠去,這些是是非非就隨風而去吧。

除了做學問之外,李敖也喜歡把妹,他常常在路上和大學門口搭訕女生,據說他現在的老婆也是搭訕來的,比他年紀小很多,可說是台灣把妹搭訕界的先驅,比起鄭匡宇、斑馬等人還要早個20年,我身邊有很多把妹和搭訕高手,但是跟李敖比起來,他們可能都還要算是後生晚輩。

記得2000年選總統,李敖只有三個政見: 勃起台灣、 挺進大陸、威而鋼世界。 也成為我努力的目標。
如今,哲人日已遠,他無緣見識到他的夢想,也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實現,但我等後生將承襲他的思想和精神,繼續為此大業而努力,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