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文金會談我是支持和統的左翼進步青年

韓國的文金會熱熱鬧鬧地登場了,全球矚目,也是韓國有史以來,北韓領導人第一次到與南韓進行雙邊領導人會面,相當具有歷史性。而其實文在寅和金正恩會面,並不使我意外,有人覺得是因為文在寅是脫北者後代的原因,這不完全正確。而金正恩的那句「我對失去的11年感到可惜」,我也能夠深刻體會。

我對韓國的政治算是了解的,雖然沒有跟韓國本地人一樣那麼了解,但是和大多數台灣人比起來,是有一點研究。原因是因為我妹妹嫁去韓國當韓國媳婦,而我本身也滿喜歡韓國的,所以我就認真地研究了一下韓國文化,當然也包含政治和歷史。

在聊韓國政治之前,先來談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因為這和之後討論有密切關聯。其實這也是我難得公開自己的思想光譜。
我在大學時期開始信仰切格瓦拉,並且喜歡搖滾樂,關心社會運動,自詡為左翼青年、進步青年、前衛分子。只是後來就當了律師。

所以我的思想可以說是自由派,自由主義者,進步派,前衛派。在接觸搖滾樂的過程中,我當然會接觸到嬉皮文化、龐克文化、重金屬文化等。嬉皮文化又包含反戰,愛與和平。而美國人當時會使用藥物,在台灣因為違法,所以我不使用藥物。

但是我支持大麻合法化、在加拿大、美國部分州、烏拉圭等地大麻也是合法的,這個主張和我聽搖滾樂有很大的關係,披頭四也愛吸大麻啊。 至於施用毒品除罪化,學法律的我我本身也是抱持著開放的態度。因為用刑罰並不能解決施用毒品的問題。面對問題,要想辦法解決,而不是壓制。

另外我對於同性戀婚姻也是開放的態度,為什麼要阻止他們結婚的權利呢? 還有我支持性產業合法化,設立性專區,保障性工作者的工作權,積極開放,有效管理。
環境議題上,我支持保護環境,人類應該透過節育,減少人口增加,來保護環境,我愛海洋,喜歡潛水,反對空汙,不過我支持核四,這點和部分覺醒青年不同。
還有在許多傳統觀念上,我也是抱持開放的態度,比方我覺得生男生沒有比生女生好,不生小孩也沒關係,支持除夕和初一回娘家,女權至上。

所以看起來,我其實很像是覺醒青年,但是我不是,因為覺醒青年在台灣有獨特的定義,我應該說是左翼進步青年。而我支持兩岸邁向統一,兩岸應該和平發展,堅決反對台獨。

你會覺得很奇怪嗎? 覺得怎麼怪怪的,跟台灣的覺醒青年不一樣。台灣的政治光譜主要分成兩派,一派是覺醒青年派,他們自詡為自由主義者,自詡為前衛分子,思想開放,主張批鬥兩蔣威權,但是卻又支持台獨,恐中,反對兩岸和談。

而另一個在網路上被說成9.2,他們被歸類成保守派,通常支持國民黨或是泛藍,推崇兩蔣威權統治,支持兩岸和平發展,反對台獨主張統一,被覺醒青年認為是思想老舊僵化的守舊分子,並且用思想老舊僵化守舊來鬥臭這些人。

但是我的政治光譜,就有那麼一點奇怪,好像融合自由開放與守舊於一身對吧? 是不是覺得很奇怪,很衝突呢?  但是我自己一點都不覺得奇怪,我覺得台灣的覺醒青年才奇怪。我非常的正常。

那你會問,我到底是守舊還是進步派呢? 答案出爐,我是自由派,進步派,前衛派,思想開明派,台灣的覺醒青年才是守舊派。
你問我,可是你支持兩岸和平,邁向統一,愛大陸,那不是守舊派嗎? 照理說支持台獨,反傾中才是進步派,自由主義啊。
我要跟你說,錯!! 支持台獨反中是守舊派,在韓國就是這樣。

現在開始講解韓國的政治光譜。

韓國和台灣很多地方雷同,在政治光譜上也是一樣,也分成守舊派和自由派。其實包含美國的政治都有這種傾向,民主黨是屬於自由派,而共和黨是保守派,所以柯林頓雖然吸過大麻,但是他代表民主黨出來參選完全不是問題,因為他的選民都可以接受覺得這沒甚麼。至於先前參與民主黨初選的桑德斯,就是自由派中的自由派了。所以很多台灣人覺得美國就是自由,其實也不是,也有許多保守分子。我反而覺得美國帝國主義的行為是最大的守舊派。

守舊派和自由派支持者年齡通常有明顯的落差,保守派的支持者多半年長,自由派支持者多半年輕,在台灣有關心政治的人都可以了解這種現象,也就是世代的落差。年輕人和老人支持的政黨和政治光譜有明顯的不同。年輕人會稱那些老人叫做9.2。
這要從韓國的歷史也經歷過一段威權統治時期講起,先不提李承晚總統了,下一任的朴正熙是軍人,經由政變取得總統大位以後,勵精圖治,發展經濟,對內施行高壓統治,被認為是獨裁者,鎮壓反對人士。而當時有名的反對派包含金泳三、金大中等人則不斷的於在野陣營反對獨裁統治,就有點像是台灣以前的黨外人士一樣,他們渴望民主自由,因此開啟韓國反對運動,韓國的鬥爭比台灣更激烈,可不是只有判刑而已,還搞暗殺,獨裁者還會去綁架暗殺反對派的領袖想趁機做掉,十分狂。而獨裁者自己也深受暗殺的危機當中。朴正熙和蔣介石真的有很多雷同之處,兩人也是惺惺相惜,蔣介石過世的時候,朴正熙還有來台灣祭拜。而朴正熙也是堅決反共的,堅持漢賊不兩立,這和蔣介石的政策也是很像。當時與北韓的關係也十分緊張,北韓甚至曾派過暗殺小組來南韓暗殺朴正熙,但是並沒有成功。而朴正熙也決心反擊,培養暗殺小組要去北韓暗殺當時領導人,但是後來因為兩韓關係稍微緩和了,這個計劃就被終止了,卻發生更為悲壯的故事,當時暗殺小組很多人都是重刑犯,聽說政府為了湮滅證據,準備秘密處決他們,所以挾持公車到首爾,最後全部自殺身亡。

但是朴正熙與蔣介石他們也有不同的地方,蔣介石連任多任,並且在任期內過世,而朴正熙雖然連任多任,卻無法善終,遭自己的親信暗殺,之後就開始一段混亂的時期,韓國受到獨裁統治已久,民間民主聲浪高漲,包含金大中、金泳三等在野領袖率領民眾爭取民主。但韓國此時又出現軍事政變,全斗煥軍人政變奪權,開始鎮壓反對人物,金大中、金泳三遭監禁。韓國各地不斷爆發學生民主運動,有點像台灣的覺醒青年。但是不同的是台灣覺醒青年大部分沒膽,只敢鍵盤發聲,被抓去警察局就哭了,但是韓國的覺醒青年流血入獄是家常便飯,當時都遭到政府鎮壓流血。

我妹妹的公公當年在首爾就是大學生,也參與了示威運動,受傷並且遭到警方逮捕。韓國人就是狂!
當時光州的民主抗爭最為激烈,遭全斗煥政權大力鎮壓,流血收場,史稱光州事件,後來被拍成電影在台灣上映,相信很多人看到流淚,就是「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而有另一部電影「華麗的假期」也是在講光州事件。

民主運動遭到鎮壓之後,全斗煥繼續掌權,與北韓的關係也是持續緊張,一直到1987年,這個時點和台灣解嚴的時點也非常相似,兩國政治確有許多相似之處,當時迫於國際的民主浪潮和美國的壓力,韓國終於開放民主選舉。感覺應該是在野陣營會政黨輪替了對吧?

但是當時在野陣營嚴重分裂,這和台灣比較不同,台灣在野陣營從來都是很團結,分裂的好像都是藍營。金大中、金泳三分別出來競選總統,與保守陣營,也就是全斗煥的親信的盧泰愚角逐大位,最後,由漁翁得利,盧泰愚以些微的差距當選,但是國會中自由派在野陣營還是多數,所以朝小野大,盧泰愚算是比較弱勢的總統,必須與其他陣營合縱連橫。

之後下一任的總統選舉,還是金大中、金泳三兩位自由派的競爭,本來金大中贏面很大,最後在金泳三聯合盧泰愚勢力的合作下,金泳三獲勝,選舉過程中金大中還絕食抗議,認為金泳三是反對陣營的叛徒。但是金泳三上台後完全不講情面,馬上清算前朝,很像是台灣的「轉型正義」,全斗煥和盧泰愚兩人手牽手接受審判,雙雙入獄。

所以這樣應該可以看得懂韓國政治光譜,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劃分了吧,這階段之前的保守派通常是軍人,政變上台,獨裁統治,而自由派是在野陣營,推動民主運動,這感覺和台灣有87分像啊。

雖然如此,還是有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韓國的保守陣營不論政治人物和支持者都是討厭北韓的,而且是極端厭惡,漢賊不兩立的。而自由派陣營雖然是民主運動的推動者,也不喜歡北韓,但是思想上卻非常的進步、開明、自由,抱持開放的心胸和北韓來往,願意和北韓談判,為了兩韓的和平甚至統一而努力,這就是我今天要說的,韓國和台灣最大的不同。也是本文的重點。

所以其實金大中參選總統多次都失敗,已經準備要退出政壇了,但是人民反而開始懷念他,聲望大增,老驥伏櫪,在金泳三之後再度參選總統,終於當選,當選時正值金融風暴結束,施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而最為人所知的就是 陽光政策。

金大中一直深信,南北和解是「結束國家分裂悲劇,令祖國統一的最佳方法」,並且引用北風和太陽的故事,北風一直吹只會讓人更不想脫外套,只有溫暖的陽光才能融化人心,讓人脫外套。所以取名為「陽光政策」,也就是和北韓大和解,融化北韓的強硬,這有點像是國民黨在連戰時期之後的親中政策,2000年6月13日,金大中正式出訪平壤與朝鮮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舉行了歷史性的朝韓首腦會晤。這是朝鮮半島分裂半個多世紀來,雙方領導人的首次會晤。金大中贏得了韓國民眾的支持,也獲得世界的尊敬,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這有點像是台灣馬英九執政時期,我個人覺得馬英九也應該得到諾貝爾和平獎。

金大中之後繼位的是盧武鉉,他是民主運動人權律師出身,有點像是台灣的美麗島律師團世代,後來在金大中的支持下參選總統當選,也是可以把他歸類成自由派的陣營,當選後繼續延續金大中的陽光政策,繼續和北韓保持友好關係,也出訪過北韓。

從以上兩點我們可以看出,韓國的自由派與台灣以前黨外的在野陣營很不同,對於共產政權,韓國的民主運動陣營是主張大和解,和平統一的,而台灣早期的民主黨外陣營是恐中、仇中、反中的。而韓國的年輕人多半比較支持自由派,所以會比較傾向和北韓和解談判,韓國的老人則是比較支持保守派,對北韓強硬,傳承威權時期的漢賊不兩立思想,從政治人物的選票年齡分布就可以知道此情。

盧武鉉之後繼任的總統李明博是屬於保守陣營,所以和北韓的關係開始交惡,劍拔弩張,這有點像是台灣陳水扁執政時期一樣。之後繼任的朴槿惠當然也是保守陣營,因為他父親就是朴正熙,所以他對北韓的政策也是非常的強硬。在保守陣營執政這10年,兩韓關係非常不好,原因就在於此。你覺得台灣民進黨執政,兩岸關係會好嗎?

後來繼任的文在寅,他學生時期參與民主抗爭運動,卻因為這樣影響他一生,使他一生充滿了挫折,遭到學校退學,入獄,退伍後又因為有案底無法當法官,他通過律師考成為律師後,他與同為律師的故總統盧武鉉合作開業,律師事務所處理近乎全部在釜山的勞工及人權案件,他們因此成為著名的人權律師,有點像是台灣的美麗島律師世代。這也是為什麼他後來步入政壇的原因,從他的經歷可以明顯知道他是參與過民主運動的,可認為是自由派,而看到現在大家應該已經知道南韓的自由派,對於北韓的態度是如何了,就是開明、開放、談判、和解、友善,推動統一。

所以花了這麼長的時間講解歷史,你就會知道我一開頭說的,其實文在寅和金正恩會面,並不使我意外。金正恩的那句「我對失去的11年感到可惜」,我也能夠深刻體會。這就好像是馬英九和習近平會面,我完全不會意外,如果他說「過去這八年(陳水扁執政)可惜了」是一樣的意思。

但是反觀台灣,所謂的民進黨和覺醒青年,他們總是標榜和年輕人站在一起,十分的進步前衛,十分潮,反對威權衝撞體制,但是在兩岸關係上,卻是保守守舊迂腐到不行,標準的守舊派,這和韓國好不一樣啊~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個人認為覺醒青年比較奇怪。

因為其實不論是漢賊不兩立,或是反中、仇中、恐中,都是保守老舊僵化的思維,台灣的年輕人自詡為覺醒青年,自由派,心中居然有這樣的老舊僵化思維,一個年輕的身軀內住著老舊的靈魂,真是奇也怪哉。

當我把我的思想光譜講出來時,很多年輕人都會覺得很奇怪,尤其過去幾年,很多台灣的年輕人不能接受兩岸和平邁向統一的政治主張,而且多半是反中,所以就會覺得我是受舊派,保守派,9.2之類,但是其實這樣的思想才是最進步前進的思維,如果我生在韓國,也是同樣的思想,那我其實就是韓國的覺醒青年了,所有的想法都符合韓國覺醒青年的定義。

我擔任新黨黨代表已經六年了,我從國中就開始支持新黨到現在,就是因為新黨是台灣最進步思維的政黨。有些人會不解我為什麼會支持新黨,那是因為在台灣的政黨中,我覺得時代力量、台聯、民進黨是保守派、守舊派,國民黨則是比較搖擺,新黨是最進步思維的前衛派,所以我這樣的自由派,當然會支持自由派的新黨,非常的合理。

在對岸積極發展經濟,一帶一路,和平崛起,在世界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年代,在這個許多國家爭相與對岸合作,這個大和解的年代,台灣的覺醒青年和現在的執政當局卻還是搞台獨,仇中、逢中必反,不願意面對兩岸問題,卻又自詡為自由派、前衛思想,再對比韓國現在的情況,我反而覺得有點錯亂,台灣的覺醒青年,終究沒有搞清楚其實自己才是最僵化守舊的一派,其實沒有搞清楚他們自己就是蔣介石漢賊不兩立思想的傳承者,就是自己心中批判的那個9.2啊。